“山那边”的支教故事记录

首页>>支教体验

大学生支教网 124次浏览

摘要:光阴荏苒,岁月如歌,历史的车轮已碾过70年,春夏秋冬,风雨兼程。回首往事,我们满怀豪情感慨万千:立足

  光阴荏苒,岁月如歌,历史的车轮已碾过70年,春夏秋冬,风雨兼程。回首往事,我们满怀豪情感慨万千:立足当下,我们雄心壮志奋勇前行。支教于我们而言就是一场修行。

  作为2019年“山那边”文艺支教团团长,今年暑假,大三学生王天昊带着36名团员前往江华瑶族自治县支教。出发前,他讲述了一个关于“选拔”的故事。

支教故事

  “我们今年支教的小学约有300名学生,计划招募36名团员。”从2018级新生入校后,王天昊和其他几名老团员便开始琢磨招募事宜。一张张“山那边”艺术支教团宣传单,打印好后分发给新来的学弟学妹;一篇篇汇集着历次支教照片的美文,借着公众号,传递到一个个移动终端;老团员们一次次走进寝室,与学弟学妹们分享支教心得……

  “报名交表的有120人。”“选拔”也由此开始。先是2—3轮面试,重点是语言表达、性格表现,以及按照学科志愿进行5分钟试讲。再是两次培训,讲师由老团员担任,传授他们支教经验:怎么和山里的孩子打交道,上课时要注意哪些问题,家访时如何与家长沟通,等等。

  第四届支教团团长、目前正读研三的关志宇说,每一届团员都是通过这些程序选拔出来的。学院希望通过严格的筛选换届,不断为支教团注入新的血液与力量,为教育资源匮乏地区提供持续稳定的师资力量。

  “尤其是音乐、美术教师。”担任带队教师多年的陈乐凯告诉记者,历届团员支教时都会开展调研。调研中,团员们发现,不少山区学校开设的课程以考试科目为主,极少有手工实践、音乐、美术、舞蹈等培养兴趣、陶冶情操的文体课程。

  “在我们擅长的领域,为山区孩子埋下一颗艺术的种子”,是支教团的共同目标。

  2018年暑假,在茶陵县枣市中心小学,小小的尤克里里“弹”出了大动静。

  “整整一堂课,孩子们就没有停一下手。”作为团员,张泽超回忆起去年的那个场景,耳边仿佛还有声声弦乐响起。

  当时,支教团带去了口风琴和尤克里里两种乐器。孩子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尤克里里,好奇全部写在了脸上。

  四根弦,挨个地拨弄,孩子们尝试着弄明白哪根弦发什么音。等到第的新鲜劲儿过去了,第二天的课堂异常安静,几十个孩子坐在座位上,听支教教师讲尤克里里的故事。

  尤克里里是什么乐器,诞生于怎样的文化背景中,演奏方法如何,基本的乐理常识……都是些知识介绍,谈不上多生动,但孩子们听得认真。

  “他们是真的渴望了解这些知识。”2018届支教团团长康硕说,山里孩子日常没什么渠道获得艺术资讯,就更别说拿到乐器、自由弹奏了。

  但孩子们都是天生的“艺术家”。在支教最后的文艺汇演上,四年级将表演节目确定为“尤克里里弹唱”。十来个孩子弹奏尤克里里,另有几个孩子以口风琴合奏,一曲张震岳的《再见》,让台上台下的师生们哭作一团。

  尤克里里、小提琴、笛子……每一届支教团,根据本届团员的艺术特长,带去的乐器都有区别,开设的课程也有所不同。有声乐特长的,就重点教孩子们唱歌;有舞蹈特长的,可以开设舞蹈、形体课;会乐器演奏的,就教一些弹奏的入门知识。

  “我第一次去支教是2013年,目的地是湖南11个深度贫困县之一的桑植。”身为山西人,关志宇去之前,并不十分了解桑植究竟有多偏远。到了后才知道,自己支教的山区学校,孩子们此前还没见过一名在校大学生。

  带去的橡皮泥,也是许多一二年级孩子从未见过的新鲜玩意儿。“他们喜欢玩,但不得法。”关志宇描述孩子们第一次捏出来的物体,用的词句是“混了多种颜色的泥巴坨坨”。

  第结束,晚间,支教团固定召开教研例会。怎样让泥巴坨坨变成有型物体,是低年级手工组教学重点。团员们想到了简笔画,把捏造物体的难度降下来,孩子们可能学起来更容易。

  于是,便有了一个大圆泥巴坨、再黏上8个小圆泥巴坨,组合而成的手捏小章鱼创意橡皮泥。接着是小兔子、小狗等,全都简而化之,方便零基础的孩子学习。

  一段支教行,就是想通过以支教课程为孩子们带来丰富的活动,感受精彩的艺术体验,开拓孩子们的视野。

随机新闻